南瓜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98|回复: 2

泪眼问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深度好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2 16:5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抚琴一曲,清酒一壶,付看前尘事。凡尘种种,泪雨中,有多少人?挥手,最终走到最后,老树也被雕上了满满年轮。斟酒对酌、满杯寂寞、酒醉的探戈,忆出的前尘遗梦。悲欢离合看多,月也洒出一许淡漠。春逝秋往,叶落,掉的那么洒脱。慵懒的萧风雨过。不堪回首,千年的爱恨情仇。似水流年醉了岁月,憔悴了红颜,流转的支离破碎的尘世美、转眼倾城泪三千。撩始了红尘心弦。雪覆偏檐,难回昨日飞燕。三两酒,只为买醉!离殇一曲,浊酒一杯,坐看月中天。。累了、厌了、倦了,再多,也不过沧海一栗,悲盏烛照骨枯了老树,烟雨不俗,几度风花雪月,凄雨凉路浮沉谁住?是是非非身旁又少了谁?红线千里,终究抵不过宿命。再三的犹豫已为曾经。悄然的万籁俱静,诉说伊人的心,只叹息了流水无情。前尘忆梦,梦里谁说等我?记不清、忆不醒。也许一千年以后,也淡漠不了那所谓的结果。前尘遗梦,断断续续都已被澄空。红尘种种,杯浊酒杯忧,事纷百空,忆的仍是前尘旧梦,邀天地对酌,杯酒撒过,心已深锁。今夕何许?红颜如梦,一笛一萧、此生足过。

梦露阳春一池寒,烟尘晚急风萧萧,情随身伴,帘卷西风,又东风,夜无眠,怎抒此时愁容,饮恨独舞醉无语;晓岚凄清千里愁,落叶满地伤楚楚,怨从心出,缘系前尘,再回眸,心已凉,何言今生良缘,强颜共欢意难了。今宵难得,夜半盼雨雨归来,轻推轩窗,清凉了谁人心田,晚风如此着急,吹乱了夜里谁人的头发,卷起了窗外一池的忧伤,也飘荡了一帘的回忆,柔柔地贴在了冰凉的脸庞……聆听深夜里伤感的音乐,欲哭无泪,总希望有一颗深情的音符坠落在手心,湿润今夕第一次雷声相伴的雨夜,谁人的无言预言了就算江河枯竭也等不到这样的音符。心的踌躇,很难知道划过笔尖的墨水将会渲染了满身的苍凉还是淹没心底的泪水,却装饰不了岁月的无奈轮回。满地的黄花写满了尘世的凄凉,满眼的泪水装满了泛滥的心痛,满脸的无奈载满了前尘的忆梦,心碎的一瞬间,思绪里少了许多的伤感,却多了无尽的伤痛。今夜的雨来的匆匆,去也匆匆,不管它何去何从,缘分不也是犹如花间飞蝶吗?只有这片清幽会让记忆从指间划过,落在心里。音乐勾起心弦,弹出独舞的清夜,想饮一杯思愁,思芳尽,已先醉。帘外依旧落叶飘飘,雨潺潺,这样的夜散落了满地忧伤,但还是那么的迷人。

晓寒轻思,一帘幽梦,辗转百世芳尽,别来云里颜已瘦,凝晨忧,垂暮泪,此时无语胜有语;阑珊目断,两股愁泉,流逝千年如故,离悰花间鸟倦飞,挽思魂,抛忆念,昔日有情化无情。清夜无雨,唯有晚风,卷起半帘香雾,吹散华发,觉无限伤感,忆梦难醒,虽无半点灵感以言祭前尘,仍提笔挥洒,迟迟盼雨,雨未到,泪先落,只好化泪做雨,代以寄余感怀。只有自己知道,是否怀念谁人能知?寒冬北风簌簌,梅花绽放里蔓延着孤清的气息,想摘一朵洁白,送给飘荡这的空气,明明知道那样只是安慰自己,却还幻想着她出现在空气里,哪怕是一瞬间,也能将亿万光年的距离缩短在手心。尘坠落,雨未归,梦境中花灭花飞,撕风吹,只觉镜里容颜已苍老,琉璃碎,不知是为谁,泪涔涔,断逝水,却采下了无限忧伤,虽然梦里不再出现熟悉的回忆,但是思念沉聚了岁月,只好对月共饮独自醉,强颜欢笑,睥睨红尘是安抚。暮岁心寒无霡霂,强把心事言。心颤颤,破离歌,望穿秋水只为梦中影,谁知等尽黄花落满河,假如能在没有离别的红尘遇见你,我会让自己的灵魂住进你的骨髓,不再让爱搁浅,担心的是没有多余的生命去拥抱未来和只能在远处张望着而不能接近曾经熟悉的容颜。

梦露阳春一池寒,烟尘晚急风萧萧,情随身伴,帘卷西风,又东风,夜无眠,怎抒此时愁容,饮恨独舞醉无语;晓岚凄清千里愁,落叶满地伤楚楚,怨从心出,缘系前尘,再回眸,心已凉,何言今生良缘,强颜共欢意难了。今宵难得,夜半盼雨雨归来,轻推轩窗,清凉了谁人心田,晚风如此着急,吹乱了夜里谁人的头发,卷起了窗外一池的忧伤,也飘荡了一帘的回忆,柔柔地贴在了冰凉的脸庞……聆听深夜里伤感的音乐,欲哭无泪,总希望有一颗深情的音符坠落在手心,湿润今夕第一次雷声相伴的雨夜,谁人的无言预言了就算江河枯竭也等不到这样的音符。心的踌躇,很难知道划过笔尖的墨水将会渲染了满身的苍凉还是淹没心底的泪水,却装饰不了岁月的无奈轮回。闻着窗外的一抹暗香,触动的心忍不住去聆听雨花的坠落,那是记忆的飘落,颤抖的双手无法拾取一叶叶飘零的回忆,只能敲着键盘上可爱的按钮,让它们带走心里泛起的片片涟漪。想起前天那个春光灿烂的日子,尽收眼底的不是春暖花开,却是满目疮痍,落叶一片片落在散乱的发间,原以为那样会留下一点什么,谁料一阵春风吹散了当时忆念,感觉不到那是温柔的春风,只觉是一阵清寒的秋风,站在那样的风里,总觉得自己已经经不住它的诱惑,宁愿变成灵魂游荡其中,随时都有可能倒在烈日下安静的春风里,也随时会随着它的消逝而消散。

乱红飞过,淡留一季之殇;流年寞落,浅舞一世情缘。还记得家族的族帽―一纸荒凉,落笔成伤。提起笔,飞扬的文字在笔尖肆意流淌,不经意间,便流露出淡淡哀伤。窗外的星星散乱地分布在苍穹下的每一片夜幕,仿佛在低语,述说着那些年少青狂。岁月荏苒,回望,依旧是有那一刹的恍惚。纵使千般淡漠,流年几许,回首,又落几何风华。佳人犹在,庭院深深,回眸,满眼尽是一抹幽怨。经年几许,流年暗叹人渐老。岁月蹉跎,不知不觉已走过十七个年头,那些美丽的邂逅,那些错误的偶遇,也许想忘记,也许想记起,其实都已不再重要。流年易逝,流年已逝……两年的高中,也许我变了很多,也许没有变。但那平平淡淡不正是我想要的吗!也许真的是累了,想要一直这样的简单,停留在这里,让心去流浪。也许没有江南水乡的温婉淡雅,也许没有北国烈风的粗犷豪迈,但这一树、一花、一茅屋足矣。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晚鸦暮林,飞花零落,为何如此轻易便跌进尘埃里?不在眷恋江南的烟雨西湖的迷蒙吗?散作一地虚华的碎片,尽管鬓未如霜,尘,却早已满心满面。庄子说,“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只是,如何才能达观地相忘?揉碎桃花红满地,匆匆一瞥,从此灰飞成烟灭。迢迢河汉,终渡不过那贪嗔爱痴。无语凝噎。风中尽成唏嘘句。人间的红莲依旧盛放,零落成泥碾作尘。谁想到坠落尘缘,会纠葛成几世的沙?清愁若苦,梦犹在,那一瞬,我拈碎了手中的花瓣。保留一缕若隐若现又无悔无怨的牵挂,就像笑拈莲藕时那百折千回的丝,直到在红尘中慢慢变老。凌晨带露珠的小草中,簇拥一盏微明的灯。沦为了过客,沦为了行者,只为觅伊人。何谓伊人?错过了季节,错过了花开,错了此时与那时。时间的匆忙,带走了很多的美,甚至我们还来不及去感受有些美。流浪的蝶儿,带着梦,飘泊在这山与那山,城市与城市之间。歌声从遥远的方传来,心境都是音符,苍穹在伴奏。流水落花心情不老。凉气氤氲,微雨淡烟在阴壑的空气里化作轻愁,闻听窗外淡雅的清风,感受岁月浓重的呼吸,我看见时间呼啸而去,只留一路风尘湮灭美丽的过去。
发表于 2018-11-12 17:45:02 | 显示全部楼层
{:5_11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请大家牢记南瓜园地址 www.nangua2008.com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南瓜园

GMT+8, 2020-8-3 23:15 , Processed in 0.13289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